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王争春 > 人民币国际化可以借鉴法郎吗?

人民币国际化可以借鉴法郎吗?

元旦伊始,市场传闻我国加强了外汇管制,并在离岸进行了抽水行动,1月4-5日人民币离岸利率突破38%,离岸汇率连续两天大幅升值,从最低的6.98对1美元最高突破6.8关口,目前维持在6.83一线。市场对人民币国际化质疑之声,未来人民币国际化怎么走?法国法郎在开放过程中较为曲折,二战后法国资本账户开放进程与其经济发展密切相关,经历了“开放——管制——完全放开”的过程,似有可借鉴之处。
 
(一)快速放开(二战后—1967年)。二战以后,法国经济较快复苏,1950-1966年法国经济平均增长达到5.27%,国际收支出现快速发展的良好势头。在国际金融交往日益频繁的大潮中,在仅仅不到10年的时间里,法国就基本实现了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自由兑换。
 
1958年,法国基本取消了经常项目支付限制,汇兑管制只针对资本流动。1959年,法国进一步放开汇兑管制,取消进口商50%外汇存款的规定。1962年,首先放松了旅游和其他个人交易的申购外汇额度限制;其次废除了居民用来进行跨境外国证券交易的DT(divises titres))平行市场,居民可在无管制的外汇市场中从事跨境股票交易。1966年,法国解除了大部分资本管制(包括短期资本管制),引入了积极的外汇管制体系,即除了被明确禁止的项目外,所有的资本交易都可以自由进行。
 
(二)阻止资本外流重回管制(1968—1983年)。20世纪60年代,法国资本账户经历了短暂开放后,1968年法国国内动荡局势对金融体系造成巨大冲击,并由于在两次石油危机中法国经济调整速度缓慢,经济增长水平大幅下滑,而通货膨胀抬头。1972-1975年法国经济平均增长2.7%,同时通货膨胀率平均高达10.9%,导致经常项目出现持续的赤字,1972-1979年经常账户净值占国民生产总值比重的均值为1.5%。由于法国70年代通货膨胀严重,法郎对德国马克汇率持续贬值。为阻止资本外流,欧共体资本制度保护条款首次被法国使用,法国采取了限制资本外流的保护性措施。
 
1969年法国又重建了DT市场,1971年将其建设成为包容更强的双重外汇市场,分为与贸易有关的官方交易市场和其他法郎金融交易市场。到70年代末,由于石油危机冲击,法国经常项目出现持续赤字,法国又恢复了严格的资本管制。1979年法国加入欧洲货币体系后,仍保持着相对严格的资本管制。1983年3月,由于受到投机资本的冲击,并在前18个月内法国法郎经历了三次价值重估,法国外汇管制达到顶峰。管制措施包括禁止经常项目的延期支付、禁止远期外汇交易、大幅缩减国外旅游的购汇金额。
 
(三)欧洲一体化进程中再次自由化(1984—1990年)。1980年代初期,法国恢复了资本项目管制措施后,严重影响投资者对法国金融市场的信心,1980-1983年法国通货膨胀平均年率高达13.5%,比联邦德国高出8.4个百分点。投资性资本对法郎汇率反复冲击,法郎对德国马克从1975年的2:1贬值到1979年的2.4:1,进而导致80年代初期的汇率危机。随着欧洲货币一体化进程加快,法国管理当局意识到资本管制不合时宜,在1984-1990年六年内资本账户几乎全面放开。
 
1984年法国废除个人在国外使用信用卡禁令;1985年欧共体成员国通过《单一法案》(Single Act),决定到1992年消除影响共同市场的全部障碍。法国资本账户开放步伐加快,放松了来自欧共体国家的直接投资流入,批准发行以法郎标价的欧洲债券,解除了对外证券和直接投资的流出限制;1986年放松了出国购汇限制,国外直接投资事前审批的要求被取消并简化了手续,撤销DT市场,放开在海外购买住宅的限制,放松远期外汇操作,银行可经营向非居民贷出法郎的部分业务,与贸易有关的汇兑限制基本被取消,此后金融交易开始放开。1987年允许黄金贸易自由化,大幅度地放松对居民和商业企业的外汇管制,1988年取消居民从海外借入法郎的上限,允许企业经营外汇;1989年完全放开向非居民的信贷业务,允许居民在国内外自由地开立和保有外汇及本币账户。1990年1月1日,法国取消了所有的剩余外汇管制,资本账户完全放开。
 
在经历初次开放后,重回管制的法国根本没有解决任何问题,1980-1983年经常账户出现逆差,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均值为-1.1%。但第三阶段的开放却相当成功,法郎终于成为了可自由兑换货币。其成功的主要原因为:一是进入20世纪80年代中期法国货币政策以降低通货膨胀为目标;二是执行了紧缩的财政政策,防止了公共储蓄可能的不足。三是对银行体系、证券体系以及工资机制等多方面进行了改造,有效抑制了通货膨胀,增强了法郎的可信度。第三阶段的资本项目开放增加了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,吸引了非居民对法国政府债券的投资,结果是法国居民的资本流出被资本流入所抵消,金融账户出现盈余。70年代非居民持有法国债券的比例微乎其微,1992年竟达到35%,2001年也保持了33.5%的比例。
 
当前,我国跨境资金流动规模和速度与上世纪70、80年代已不可同日而语,在资本项目开放进程中审慎管理和预警机制不可或缺。2012年IMF 汇兑限制与汇兑安排年报指出,资本项目自由化出现两个趋势:在开放经济发展进程中,一些国家继续推进资本账户开放,同时针对全球经济环境变化,特别是新兴经济体资本流动情况,一些国家对资本账户管理措施进行适当调整。
 
资本项目可兑换并不意味着完全放弃资本项目管理。我国加强对开放过程的动态监测,建立清晰透明的资本项目管理框架,使政策制定者和监管者具备足够的空间和工具,对资本流动进行必要的调控和引导,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特别是在资本项目部分或全部开放后,外部风险增大,进一步完善资本项目管理,包括清晰的法律政策框架、有效的监测预警机制、充足的管理和管制工具等,也是应有之意。但最关键的是我们能不能像法国一样,在加强管制的同时做好国内经济发展和金融业改革。

 

推荐 15